502 Bad Gateway

爬墙很快的胶水瓶子,混邪式磕cp,推荐很乱,慎关。

还没看第二季,现在看图透也不打算看了,打算跑路,虽然我也没写什么东西。我从小学开始看同学关系,嗑定了岚鹄,非友人你作者说你要搞白兰地,舍不得同关岚鹄老粉你说互攻,可以,我买单,我充VIP看你的非友人。快看漫画第一季完结我早卸载了,本来打算等我有空补第二季,高考也快考完了,突然看见这出,我不提也不管什么前因后果,你让秦岚对白鹄说x死我我看了确实膈应,你如果标好你的cp,岚鹄,我能大大方方当这是情趣;你说这是白兰地,我认,我也无权干涉。你既然要搞你的互攻,两边都不想得罪,你就把你的水端平,真当谁不知道你真爱是白兰地啊整你的私货,你开心了你白兰地粉开心了,随便你吧,反正不缺我一个,也没给你贡献什么价值。要是我以后还回来写我就是爱岚鹄爱得深情爱得犯贱,不回来写就祝我像秦岚一样自由我高飞远走,我没话可说了,到此为止。

散如烟

*平安百物语和荒传记衍生。


烟烟罗化形未久,百八十年,在群妖中只算个小鬼头。但托自身能力所赐,隐匿行踪十分便利,不用担心遭遇不测,可以自在云游。弟弟从前念叨海边景色好,气候宜人也养他的头发,奈何妖力尚浅,不敢随意奔走,烟烟罗吸一口烟斗,烟气袅袅地笑:那姐姐替你瞧瞧呀!气得食发鬼说不出话:你明明就是故意要让我眼馋!


她走走停停,来到一个临海的村庄,摇身变作缕缕炊烟,隐匿身形栖身屋顶远望着滚滚波涛。当地村民生活祥和而富足,因为这里住了一个可以预知未来的少年。烟烟罗抽着烟斗,看他被村民团团围住,耐心解答所有的疑问:明天不会下雨,东边能捕到更多更大的鱼,今年是丰年,姐姐能寻得好姻缘…


哎呀。她撑着下巴想:太过依赖这份能力,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?


随即打了个呵欠,沉沉睡去了。来时走了太远浪费太多体力,这一睡不知过去多久,几个小时,几天,还是个把月?对妖怪来说时间不是稀罕物,沐浴着明月清辉她伸了个懒腰,慢腾腾地爬起来,施了隐形的妖术,跳下屋顶。已是深夜,村庄没有什么灯火。她在鼾声中隐隐听见泣声,信步前行,在破旧漆黑的小屋中停下。老旧的门被铁锁缠住,只有一方狭小的天窗,屋里灯火摇摇欲灭,烟烟罗化作灯烟一缕,悄无声息钻进了屋里。屋里遍体鳞伤的少年正在低低啜泣,喃喃自语,往昔贵气不复,衣衫凌乱脏污,瘦骨嶙峋。


“…从前的预言都是正确的,为什么越是努力,错误的次数越多呢?”他环住自己的膝盖,缩在漆黑的一隅:“…我是真心想要…让大家生活得更好啊…”


原来是那个孩子。烟烟罗又想要叹息了,傻孩子呀,贪欲是无法被满足的,你给的越多,他们想要的就越多,哪怕拼尽全力,也难以赢得他们的尊重,不如从一开始就狠下心呢。


可是温柔又有什么错?她说不出话来,她与年少的神子素不相识,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她只是一缕灯烟,只能袅袅绕到他身边,这是烟的拥抱和安慰。


这是她能做的最后一件事,她用了妖术燃那盏灯,火光倏地明亮起来。她吹了口气,从罅隙中离开。少年惊异于长夜中忽然亮起的光,抬起挂着泪痕的脸,在温暖的灯火中看见一缕灯烟消散。






出来赏樱会被迫参加小妖怪的女子会,能预知未来的神明并没有预知到这种状况。荒板着脸靠在树边自觉言重,毕竟那只是个天真的小妖怪,道理总要长大才懂,现在听了哭鼻子也是没办法的事;辉夜姬慌慌张张放出结界哄她,好像在展示什么小杂技。身旁的女妖津津有味地笑,对于这场闹剧表达了十成十的愉快:“金鱼姬她又任性,又一直给其他人添麻烦,但却一直被大家宠爱着呢。”


生在被荒川之主护佑的河川,不谙世事地天真着,当然有这么坦荡的权力。荒无可奈何:“那小鬼,不过运气好罢了。”


女妖一哂,烟斗也不抽了,低头呼出一口气:“是啊,她比起你来,运气确实是好了不少。”


“………你是谁?”


他心底一惊,起身要抓住她的胳膊,却抓了个空。烟气袅袅挥散,他恍然间忆起,在他即将被献祭给海神那晚,于突然明亮的灯火下消散的灯烟。



【茸茶】创可贴

*生存if,有初遇捏造。


Summary:雷欧•阿帕基在任职第五天遇见了一个小孩。


彼时他刚从便利店出来,创可贴粘在下巴上,盖住那道倒霉催的口子:早晨起床刮胡子不小心刮破了,一日点背始于晨。他拆了一盒,撕下一对,另一张还没放进包装盒,路边一个戴兜帽的男孩走过,速度刚好够他瞥见嘴角红艳艳的痂和颧骨上新鲜的擦伤。于是他捏着创可贴叫住那男孩,朝他走过去,走进才发现男孩身量不高,体型瘦削,略长的黑色碎发堪堪落在眼皮上缘,明晃晃是个东亚人。但他的眼珠子却又翠盈盈,警惕与淡漠化在里面,挤出一点适时的恭谦: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

年轻警察把创可贴贴在他蹭破了皮正泛着血色的颧骨。他的眼里这才真情实感地流露出疑惑与茫然来,缓慢地眨了眨眼。对方紫金色的眼睛上下一扫,问他:“谁欺负你?”

少年慢吞吞道:“没有,我自己摔的。”

阿帕基对此类回答了然于心,说回家上药,下次小心。天气确实很热,他的制服外套敞着,男孩忽然问:“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吗,警官先生?”警官先生被问得措手不及,顿了两秒说我叫阿帕基。

少年突然扎进他怀里。阿帕基鲜少与人亲密接触,又是独子,不擅长和小孩相处,更不知作何回应,只一动不动僵着,半晌把手搭在他肩上。外套内兜里的钱夹毫无防备地在男孩眼前乱晃,他想这一定是个刚上任的笨蛋,但最终不知为什么没有伸手,蓄意盗窃最后演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拥抱。





“下雨了。”阿帕基说。

“我早关过窗了。”乔鲁诺低下头,吐息落在他深色晕开的嘴唇,鬈曲的金发散落,被他苍白的手拨开。

“不是说这个。”窗外淅淅沥沥雨声渐大,他的指腹抹过对方同样染着深色的下唇,眯起双眼:“我是说我下雨天容易困,快点。”

乔鲁诺低头应允,连同他的闷哼一同咽入腹中,窸窣的响声融进雨幕,闪电过后大雨滂沱。

阿帕基捻住他滴水的发尾:“我以前还以为你是染的。”

乔鲁诺抬眼,浓密卷翘的金色睫毛一忽闪,脑袋一歪压在他身上。他说起来,金发小鬼充耳不闻。

小鬼说:“说不定我们以前见过呢,前辈?”

成为新教父后他少再称他前辈,人后也只在偶尔揶揄时这么喊。前辈没上手推开他,也不看他,半天从枕头底下摸出来一根烟叼进嘴里,摊开手掌要火,乔鲁诺当了上司胆肥了,不理他,他只好又把手收回去,没滋没味干咬着烟说:“你不像他。”





偷懒的同事笑他烂好人,烟雾缭绕蹲在一起八卦:“你可别被他骗了,那小孩是个扒手,惯犯,精得很,知道给我们塞钱呢。”

阿帕基心想扒手怎么,你们还不如扒手呢。

“不知道怎么跟黑道还扯上关系,有人护着他,不过上头又换人咯,这不是照样挨打?”

阿帕基不想再听,离去时他们轻慢的大笑还遥遥传来:“他那个日本妈长得真漂亮,叫什么?汐华啊?不过天天出去鬼混哪还有功夫带小孩…”




“我不像谁?”

“汐华初流乃。”




后来的后来发生太多事,前警官雷欧•阿帕基再没听过这个名字,也从未想起过他,只是在他混沌又醉醺醺的梦里总感觉有人注视他,用清澈的翠色欲滴的眼,用如血粘稠的沉默,带着十秒钟拥抱的温度。




“哪里不像?”乔鲁诺又紧贴着压上来,带着潮气的皮肤相触,水汽在逐渐上升的温度中蒸干。

“就像我不像阿帕基警官,哪有那么多问题。”年长的男人叹了口气:“行了,刚洗完澡。”

“又不是付不起水费。”年轻老板财大气粗,不以为意。

阿帕基忍无可忍:“是水费的问题吗乔鲁诺乔巴拿?”

乔鲁诺大笑着用嘴唇驳回意见,屋里很快又只剩下雨声。




天晴了,新老板对着镜子刮脸,手下一歪下巴上多了道口子。阿帕基咬着牙刷口吐白沫地嘲笑他,漱完口去给他找创可贴,止好血正要往上贴,忽地回忆起几年前的清晨:“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去买创可贴吗?”

乔鲁诺仰着脑袋痛得抽气:“为什么?”


阿帕基说:“因为我刮胡子刮到下巴。”



摸了 我终于明白procreate填色怎么用了(你)

你吗比的茸茶冷成这样都能屏我😅👎🏻我还只写了口顶多算个r15吧😅

吐了 链中链

【忠爱】醉眠秋共被

*我流忠爱。其实根本没醉(…)


菊池忠敲开门时这场约会已经进行到尾声。议员美丽的小女儿笑吟吟地掩着嘴,委婉地表达了对神道先生的好感,爱之介自然不会回绝,承诺以后可以经常联络。她这才恋恋不舍地把目光投向了忠身上,秘书谦卑而温和地向他们问了好。


“刚刚接到讯息,接我的车已经来了。和神道先生相处很有趣,以后有空常联系喔。那么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
“好的,不过我还是把你送到门口吧。”爱之介温和地笑,“让藤原小姐一个人去太失礼了。”


忠跟在他们一步半之后听着他们闲聊,藤原不时发出一阵笑声。秋夜晚风穿过长廊,寂寂无声地消散。实话说这种场合他见得太多,不过是在走流程罢了。他的主人没有结婚的打算,每个倾慕她的女孩最终都不会成为他身边那个人 。在爱之介大人身边的一直以来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。…不。那样说或许太过自以为是了。


直到他向奔驰离去的车挥完手后,他脸上和煦的笑意才褪了个干净。或许是近些天的工作太多,亦或是他喝了点小酒有些微醺,爱之介看上去很懒散,或者有点疲惫——可能前者更合适些,神道爱之介不会疲惫。


“忠,开车吧。”他懒洋洋地吩咐。


忠低头应允,为他拉开了车门。爱之介靠进后座一言不发,缓慢地闭上眼睛。忠能闻到淡淡的酒气和香水味飘来,安静地向后视镜投去一瞥。爱之介似乎无所觉察,依旧闭着眼睛,只是突然发问:“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
怎么样?忠不敢妄言,他也并无资格。他只是像往常一样谦卑而顺从地回答:“爱之介大人喜欢就好。”


爱之介掀开眼帘,锐利而傲慢的目光掠过秘书的侧颜,辨不清是满意还是嘲讽。他用右手手支着下巴,噙着笑意说:“那重要吗?”


忠抿住嘴唇。重要。他想,却说不出口;他清楚爱之介是什么意思,因为他姓“神道”,所以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权势,是地位,是他未来的妻子能带来的好处。


但他不仅仅只是个秘书。他是爱之介的玩伴,是爱之介的朋友,是爱之介的家人,他只希望他的小少爷能一直快乐下去。…不过那是从前的事了,现在的他仅仅是个秘书。


秘书没有这种资格。


“——我在问你话。”


…。今天的爱之介大人似乎有些任性过头,是喝了酒的缘故吗?还是最近真的太累了?


……您又想听到什么答案呢?


忠低声回答:“我希望爱之介大人能幸福。”


爱之介就笑起来,笑得浑身颤抖。“忠,”他的语调愉悦地上扬,“你的话像是三岁小孩许的生日愿望。”——幼稚且不切实际。


忠把车倒进车位。他拧动钥匙熄火,汽车的引擎声也消失了,在夜色中重归静谧。他难得固执地重复道:“我的确如此希望。”


我比任何人都希望。


…如今也算是我一手造就。


爱之介敛起笑意。他似乎失去了与下属交谈的欲望,漠然地伸手要打开安全带。而忠比他先一步替他完成这一动作,又下车拉开另一侧的车门。他面无表情地迈出去,睨了他一眼:“少说没用的话。”


“…是。”




爱之介脱下西服外套,忠伸手接过挂在衣架上。他的主人坐在他整理好的床铺上,他安静地看了几秒打算告退,爱之介却一挥手把他招过来。他不敢居高临下地面对主人,倾身低声问道:“爱之介大人有何吩咐?”


爱之介拽住对方的领带把他拉近了点。秘书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过失,仍旧垂着头任凭发落。


“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会做是吗?”


爱之介浅淡的酒气吹在他脸上,熏得他有些恍惚,不自觉吞咽一口。


“是的,服从爱之介大人的命令是我的职责。” 

倦了。审核

【忠爱】奶油蛋糕

那应该是几年前的事了。那时爱之介在政坛还没有如今的地位,忠有意帮他挡酒也无济于事。或许是喝得太醉,直到忠把他安顿好盖上被子他还不安生,躺在枕头上晕晕乎乎地念叨:“…蛋糕。”末了又口齿不清地补充:“……学校对面、那家…”


忠被酒精麻痹的大脑缓慢运作起来,反应过来他口中的“学校”是指高中。他记得,记得很清楚,因为某年生日少爷偷偷揣回来一块蛋糕送给他。而此刻他们的关系并不融洽,他一时分不清这是主人的又一次刁难还是在趁着酒劲撒娇。他叹了口气,无奈地问:“您现在就要吗?”


刚当上家主不久的少爷茫然地眨了眨眼,答非所问:“…忠、的生日快到了…。”


忠怔住了。他说不清此刻是开心还是难过,他从未奢求过原谅,也清楚他们再回不到从前。他们都在回避过去,最后竟是爱之介主动提起。还被在乎着是好事吗?忠不太清楚。他的心脏像是被割成两半,一半满足地雀跃一半又抽搐着发疼。…忘掉吧少爷,还是忘掉的好,就算舍弃掉曾经的快乐,起码也不会痛苦了不是吗。


但忠舍不得。他自私地答应了少爷的醉话,替他掖好了被角。他轻声说:“睡吧少爷,我去给您买。”


爱之介费力地思考一会,缓缓闭上了眼。


忠恰好在打烊前一刻风尘仆仆地赶到。店老板诧异地看着这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,放下了手中收拾的活计。“您要买什么?”他问。对方并没有立即回答,沉默地望着玻璃柜里那小块奶油蛋糕。彼时他刚担任爱一郎的秘书,忙得记不住自己的生日,又答应了晚上和少爷在后宅碰面。他以为少爷要和他一起滑滑板,傻愣愣地拿着板子等着,结果少爷塞给他一块奶油蛋糕。他应该是藏得很费力,奶油不慎糊上了包装盒,他看着它的惨状露出一个懊恼的表情。


忠隔着玻璃指向那块孤零零的蛋糕:“…我可以买它吗?拜托。”


老板说: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奶油放过夜就不新鲜了。”


“不知道在书包里闷了这么久还好不好吃,奶油放久就不新鲜了吧…。”爱之介少爷窘迫地摸着鼻子。


“我知道。”忠艰涩地回答,“…我不会让少爷吃这个。”


老板有些莫名其妙,把蛋糕给了这个奇怪的、最后一位客人。再回到神道家,爱之介已经睡熟了,他坐在客厅独自拆开了包装。


“…还可以吧?”

“很好吃,谢谢你,少爷。”

爱之介松了口气,笑起来——


没有蹭上包装盒的奶油,也没有少年人局促的笑容。他咬下一口蛋糕,甜得他眼眶发痛。时针转动咔哒一声归零,昭示新一天的到来。忠想起来了,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
“那就好。忠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doi的时候喊小忠的话想想就觉得hso(想)